言杳国行

村里那小白脸就是个败家玩意儿·一

-神题目,我都想抽自己一顿

-我要改人设了!

-我是来派家的闺女儿,不接受反对意见。

乡村paro!

——————————————————————————

 

我们村里面有个家伙特别讨厌。

 

长得跟个小白脸儿似的。哦,不,他就是个小白脸!村里面带头偷枣摸鱼的就是他,每次被发现,溜得最快的还是他,跑不了就会眨巴着眼睛看着人家。村里的老人们一看他那样子,不但不会像对别的小孩儿那样揪着耳朵骂,还会一脸心疼地摸摸他的那头白毛,再塞给他几个枣子。

 

哼,不就是有张好看的脸吗!

 

“姐!你在想什么?国行的脸你已经擦了第五遍了!再擦下去要破皮了!”国俊的一声大喊让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没想啥,我就在想今天中午应该给你们做点儿什么。”我低头看了一眼手底下大哥的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说说,你除了这张脸长得好看点,还有什么能行!”顺便戳了几下。嗯,皮肤不错,看来我累死累活地照顾他还是有点效果的。

 

“我会吃啊。”难得睁开眼睛看人的大哥扫了我一眼,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你还要脸吗!

 

“哥啊!今天早上喝点米汤,然后我们扶你去门口坐着成不?”我好声好气地和他商量着,生怕他因为我刚才的话生了什么念头。

 

我大哥,明石国行,大我六岁。他之前做活儿遭了祸,半瘫了。大半个身子动不了,就腰部以上有知觉能动弹。现在这年代,大哥这样干不了活儿,就只能靠我们几个小的了。

 

“随便吧,反正坐哪儿都一样。”在爱染的帮忙下,我们把明石挪到了门口椅子上。

 

家里情况特殊,每天早上萤丸早起熬点米汤,就着咸菜随便吃点就去田里干活儿。我起来喂了家里那只老母鸡以后,给明石擦脸,叫醒爱染帮忙给明石挪窝儿。安排好明石以后打扫院子,准备午餐,带着两人份的午餐去找萤丸一起干活。爱染看家,顺便准备晚餐。

 

这几年还好,两个小的长大了能做活儿了。前几年多亏了乡里乡亲的帮衬,我们家才勉强度日。

 

每次我去田里干活儿的时候总觉得不自在,他们多多少少会对着我们两个混在大人堆里干活儿的小孩关注些。

 

按说,我家这样的情况和那算得上富裕的五条家的鹤丸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可是谁能拦得住胡天胡地惯的家伙乱窜呢?

 

第一次见他是萤丸八岁第一次出活的时候。

 

***********************************************

 

为了让萤丸知道出活大概要做什么,我和村长商量让萤丸在边上看一天,跟着学学。村长体谅萤丸年纪小同意了。

 

“姐……”不到半个时辰,萤丸就过来扯我的袖子,眼眶红红的。

 

“怎么了?萤丸。谁欺负你了?!”我朝萤丸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身白得发光的小孩儿坐在树杈上朝着我笑,手上拎着我家那打了好几个补丁的袋子。

 

那身衣服是真的白得晃眼,我长那么大都没见过几个人穿那么好的料子。

 

我知道他,我远远地看过他带着一群小孩儿玩。

 

隔壁小孩经常提起的“鹤丸老大”。

 

我放下活儿,牵着萤丸走到树下。

 

“你为什么欺负人!快把口袋还给我。”我牵着萤丸,单手插着腰气势汹汹地看着他。

 

村口大妈骂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以前在回家路上看到过,特有气势,村长看了都不敢惹的。

 

“那小孩跟抱着宝贝似的抱着那破袋子,我就想看看里面是什么。”他打开口袋看了一眼,“你们俩小孩来干活中午就吃这个?”

 

袋子里的是我早上摊的野菜饼子,爱染还小,不能动火,一块大饼子得省着吃到晚上。

 

“我不是小孩!我十岁了!”当年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我小孩,年纪小就不让干农活儿,家里就只能指着明石工伤给的没多少的赔款,“野菜饼子怎么了!”

 

我气得想爬上去把他怼下来,奈何没爬过树只能站在树下干瞪眼。

 

他朝我们俩笑了笑,作势就要跳下来。

 

吓得我捂住了萤丸的眼睛。

 

他跳下来的时候屁股先着的地。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把口袋还给我。

 

看得我心里一颤,太心疼了!

 

好好的衣服料子,就被这败家玩意儿给糟蹋了。

 

我克制住想要上前看看衣服有没有摔坏的冲动,牵着萤丸的手把他在树下安置好,转身准备回去干活,被人拉住了手。

 

我瞬间觉得脸上发烫,“做什么做什么做什么!你是流氓吗!”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有那么大反应,愣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在腰间那个绣了小黄花的袋子里掏了掏,掏出了一块糖,他笑眯眯地歪着脑袋看着我,“给你吃,很甜的。”

 

我警惕地看着他,偷偷地咽了下口水,“我不要。”

 

明石说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才可屈。我是好女孩,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要。

 

于是他随手就把糖果塞萤丸嘴里了。

 

“姐!这个可甜了。是水果软糖。”这孩子……缺心眼吗?没看到他姐我在这儿跟人对峙吗!

 

“你要吗?我这儿还有。”他看到萤丸吃得欢喜,笑得更开了。

 

我可去你的吧,就你家能吃上糖,笑个屁笑。

 

我扭头就往田里走。

 

细皮嫩肉的小少爷,糖是稀罕物件,就这么随手给人,败家玩意儿。

**********************************************

我tm为什么想不开要来挑战大佬们写的乡村paro!!!!ORZ

没写完所以贴个上,可能会坑

评论(27)

热度(76)